为什么我们身边癌症越来越多了?

  肿瘤的生长时间很长,有些肿瘤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对人构成危胁,有些却可能在几个月内从几乎观察不到变成致人死地。有相当多的人可能因为早期检查被误诊,也可能因为并不致命的癌症而接受过度治疗。

  为什么我们身边的癌症越来越多了?现代人是不是越来越容易得癌症了呢?这其实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。它涉及到两个相关的问题:一个是,癌症的发病率是不是在增加?另一个是,癌症的发病率增加了是好事还是坏事?

加cgyzj063微信号,或者浏览官网www.uu33.cc,这是一个专门直营印度进口药和日本处方药的商家,小编推荐大家关注,也祝大家早日恢复健康。

  癌症的发病率是不是在增加?

  这些年,我国癌症病人的总数是在不断增加的。根据全国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陈万青副教授的研究,从1989年到2008年这二十年,癌症病人的比例增加了50%左右,相应的癌症死亡人数比例也是直线上升。那么,这是不是就说明,癌症的发病率在上升?不一定。

  癌症主要是老年疾病,它的发病率是随着年龄变大而增加的。这是因为,癌症的本质是体内细胞出现了癌变。人活得越久,遇上癌变的机会也就越多,患上癌症的几率也就越高。

  随着这些年经济的发展、生活条件与医疗条件的改善,普通人的平均年龄大大地提高了,社会中老年人的比例也就越来越高。也就是说,以前本来会因为其他疾病或其他原因而过早去逝的人,现在可以享受幸福的晚年生活了。但是,体内潜在的癌变细胞也就终于有了机会,演变成癌症。如此一来,拿现在的癌症病人的比例和二十年前比就不合适了。因为整个社会的人口比例结构,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  说到底,我们每个人关心的,还是自己在同样年龄时得癌症的几率变大还是变小了。更合理的比较,是癌症研究中常用的人口标化率。所谓人口标化率,就是把癌症发病的比例,按病人的年龄做一个加权,转换成一个相同的人口比例结构下的发病率,这样就相对可比了。如果用这个人口标化率的话,那么我国的癌症发病率,在1989~2008年这二十年里,其实是没有什么变化的,男性还略有降低。

  所以说,至少到现在,你得癌症的总体风险比以前没有实质性的变化。如果有,也主要是城乡差别:在我国,城市癌症的发病率在下降,而农村却在上升。

  癌症的发病率增加了是好事还是坏事?

  有些人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好奇怪,难道癌症的发病率增加了还能是好事?

  但如果我们用相同的人口标化率和其他国家做比较,就会发现基本上所有的发达国家,他们的癌症发病率都不低于甚至大大高于中国,而欧美诸国的癌症发病率还在不断增加。

 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,是因为癌症的发病率是由许多因素造成的。其中,社会经济与公共医疗的发展,可以减少很多癌症的发病率,也可以增加一些癌症的发病率,最终我们看到的总发病率,就是这各种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。所以,简单地看癌症发病率的变化,不能说明这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  社会变化的影响

  让我们先来看看那些能减少癌症发病率的社会变化。

  对于西方国家来说,在上个世纪,有一种常见癌症的发病率在不断下降,这就是胃癌。一般认为,电冰箱的发现,食物安全性的提高,是胃癌发病率下降的主要原因。

  在没有电冰箱的年代,人们只能大量食用腌制食品,有时也不得不吃下一些久放后变质的食品,长期下来,胃癌的比例就会增加。例如今天日本的胃癌发病率,依然在全世界高居榜首,是中国的两倍多,就和他们的饮食结构有关。

  在最近这些年,肺癌的发病率在西方国家也呈现下降趋势。这是因为肺癌的最大诱因是抽烟。长期抽烟可以让人们在六十岁后得肺癌的几率上升至少十倍以上。

  这就要提到癌症的另一个机制:大部分癌症的形成过程是极其漫长的。从第一个让细胞走向癌变的变异开始,慢慢积累各种能致癌的变异,到最终形成恶性肿瘤开始危及生命,可以长达十数年乃至更长。所以,从开始吸烟到肺癌出现,会有20~30年的滞后。

  美国的吸烟人群高峰在20世纪60年代初,之后随着吸烟有害健康的讯息得到越来越广泛的传播,吸烟人口逐渐下降。这样,美国肺癌的高峰,也就出现在1990年前后。而在中国,吸烟人群的比例现在正在缓慢下降,但是我们是否已经度过了肺癌的高峰期呢?从目前现有的资料中无法得出这个结论。

  还有一个重要的有明确外因的癌症是肝癌。肝癌的主要致病源是酗酒和肝炎。在我国,有八成以上的肝癌是因为乙肝病毒。乙肝病毒在遇到黄曲霉素后,更是致癌威力大增。不过,我国已经加强了对乙肝疫苗的普及,同时丙肝的治疗在国际上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,相信乙肝的发病率,会随之而逐渐降低,肝癌的发病率也就有望降低。

  这些都是随着社会的发展、生活和医疗水平的提高、社会观念的改变,而能显著降低的癌症。但也有一些癌症,反而会随着这些变化而发病率增加。

  比如,前面提到了,日本人的胃癌发病率很高。在20世纪60年代,有一个著名的研究,跟踪的是移民美国加州的日本人和同时期居住在日本本地的日本人。结果,研究人员发现,虽然还是日本人,在美国长大的二代移民的胃癌比例就明显下降了。这也说明,胃癌的确和饮食习惯有关。但同时,这些接受了美式生活的二代日本移民中,大肠癌的比例开始增加,接近美国白人。没错,爱吃肉的人更易得大肠癌,非洲黑人中大肠癌的比例就非常低。

  另一个例子是乳腺癌。有证据表明,女性第一次来月经和第一次生育的时间间隔越久,得乳腺癌的几率就越高。但是,在如今营养过盛的时代,女性月经来得越来越早。另一面,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因为诸多原因,选择更晚生育。这也就让乳腺癌的发病几率上升了。这一点,在对我国上海女性的研究中也有显现。

  检查水平的提高

  但这还不是全部。乳腺癌的比例增加的另一个重要原因,是对乳腺癌的早期检查水平提高了。这样,也自然让乳腺癌的发病率被人为推高了。为什么说是人为地推高了呢?

  因为在乳腺癌的早期诊断上,现在学术界还有很大的争异。主要的原因是,早期诊断还无法区分相对良性或恶性的肿瘤。正如前面所言,肿瘤的生长时间很长,有些肿瘤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对人构成危胁,有些却可能在几个月内从几乎观察不到变成致人死地。但是就早期检查的工具来说,现在的技术还无从分辩哪些肿瘤不会对人构成威胁,而哪些肿瘤会致人死地。有研究表明,女性去逝时,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身上携带着乳腺癌,但她们中只有少数人被查出乳腺癌,更少的人是因为乳腺癌去逝。

  正因为如此,可以认为有相当多的人可能因为早期检查被误诊,因为可能并不致命的癌症而接受过度治疗。据估计,美国每年在乳腺癌相关检查上花的钱,和在治疗上的钱相当。

 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男性的前列腺癌上。在1990年,因为新的检验方法的出现,美国的前列腺癌的病人数量一下子翻了一倍,成为第二大癌症。因为这些原因,也就造成了发达国家的癌症发病率远超中国。随着我国现在也在推广这些早期检查,可以预测,我国的乳腺癌与前列腺癌的发病率,也会逐年上升。

  但也因为上述原因,这些癌症的死亡率比起肺癌、肝癌等就低了许多。所以,当我们比较癌症的死亡率时,就会发现,和发达国家相比,我国的癌症发病率虽然相对较低,死亡率却相对更高。这也说明,我国在癌症的防治上,依然任重道远。

  所以,癌症发病率本身的升降,意义并不大,其实际意义还要针对具体癌症的具体情况来看。平均寿命的增加,生活质量的提高,才是真正的硬指标,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。

相关文章